什良

食all佣,只产杰佣
天雷:拒绝除BG外一切佣左cp
不吃all社
不吃all冒
最后一点:不允许转载我的文

【杰佣】SABER的推是诈尸了还是被黑了? (小剧场02)

最近有点忙,而且刚刚爆肝完长文我不想再肝了……你们甚至都没有留评论【豹哭】,这年头长文就这么不受宠的吗?


论坛体的正文走这里:【01】【02】【03】【04】【05】【06】

小剧场走这里:(01)

单独的爆肝长文走这里:<通缉令>


以及依旧求评论,我真的不想要红心蓝手,求求你们了给我评论吧!!【豹哭】


++++++++++++++++++++++++++++++++


“杰克,这是我最后一次提醒你:我是你的编导,不是你的老妈子和感情咨询师。”


塞缪尔吸了一口气,压低声音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尽量温和:“所以我现在给你三秒钟。拿着你的速溶咖啡从我的办公室里滚出去,在短时间内不要让我再看见你和你的咖啡。”他说着,态度温和,却不容置疑地挽了挽袖子,动作与他外貌温和纤弱的形象不符,大有一种“你不自己滚老子轰你出去”的架势。


“你不想闻到速溶咖啡的味道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杰克撇撇嘴,有点可惜地把咖啡倒进了对方办公室内自带咖吧的费水槽中。“直说吧塞缪尔,我希望你能帮我个忙。”


塞缪尔窝在办公椅中,咬着笔尖直接翻了对方一个白眼。“哦。与奈布有关的话,免谈。”他态度坚决而果断,甚至不再给杰克任何辩解的机会,便直接将手中的剧本丢到对方的面前。“我劝你现在还是快点做好你该做的,别总是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他顿了顿,似乎在犹豫该不该开口。


“……我劝你早点放弃,无论是作为奈布的朋友,还是作为你的朋友。”他叹了口气,看着对方伸向剧本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虽然动作的幅度十分细微,但对于有长期观察别人微表情习惯的塞缪尔来说还是无从遁形。“杰克。真的,收手吧。我不信在之前裘克没有提醒过你不要陷得太深……你现在难道还能确保自己接近奈布到底是因为十年前那件事的使然,还是真正的基于本心吗?”


“坦白的来讲,我不知道。”看见自己的情绪已经被看穿,杰克干脆直接坐在了塞缪尔的对面,翻着台词本微微皱着眉头。“说实话我应该与他在之前有过一面之缘,但是他却完全不记得我……而一开始说喜欢他这件事,确实是处于真心的没错,但知道‘萨贝达’这个家族到底代表了什么之后我就越来越不能保证自己接近他的目的了。”


“而且你害怕和他坦白。”塞缪尔拿笔尖点点桌面道。“没事兄弟。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也不会和他说的。”


杰克抬起头对他苦笑了一下:“那是基于你与他是朋友,或许可能是朋友以上挚交未满的关系。而我和你在本质上就有一点不一样……”他说着,点了点自己的心脏。“在他出现之前,这里是死的;而现在,它活过来了。”


“……好吧,看起来是我白担心你了。”塞缪尔挑了挑眉。“抱歉,就误会你这件事我还是需要对你道歉的。你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Ripper’。‘伟大的詹姆斯一世’这个称呼果然不是白叫的。”他说着,突然低头沉沉地嗤笑出声。


“你会用真心相待的东西,想必也只有你认为可以视作筹码之物吧。”塞缪尔说着,抬眼用那双淡漠到极点的眼睛望向杰克。


“你这个万恶的刽子手。”他微笑着道。“如果你敢做出什么伤害他的举动我不会放过你的。”


“为了你那个无聊的誓约?得了吧朋友,如果没有那个约定的话你和我又有什么不同?”


什么不同?塞缪尔深藏功与名地晃了晃腿。


“没什么不同,但起码如果我是你的话,‘我’才不会操他娘的去管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我’知道怎么回应他所有的表情,无论是那些无聊调情话还是他生气起来想要抽‘我’的架势,而且如果必要的话,‘我’甚至愿意陪他闹个几天几夜几年,哪怕把这辈子都搭上……所以……”


“我拜托你这个笨蛋不要给我来一个两情相悦都能BE的狗血剧本。写这种剧本只能是我的专利,谢谢。”

评论(30)

热度(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