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良

食all佣,只产杰佣
天雷:拒绝除BG外一切佣左cp
不吃all社
不吃all冒
最后一点:不允许转载我的文

【杰佣】JEU⑤

我可能是这七位里最垃圾的那个了【面带疲惫】


联文小分队:

*联文,杰佣

作者      @什良 

“JEU”意为“赌徒”,DND游戏模式paro,西幻。

强强,有私设。



“先别管那该死的规则了。奈布,我的HP没有停止下落。”威廉抓住自己几乎被监管捏碎的手臂,吃痛地从地上爬起。

 

“该死的。”他小声咒骂道。

 

“你的手还可以动吗?”奈布闻言皱了皱眉,HP之所以会在脱离战斗后依旧没有下跌,这就证明了‘杰克’用刀刃制造出来的伤口上一定还出了什么别的问题……他转手将那只沾染上了血迹的玫瑰放进自己的储物袋中,上前查看威廉的伤势。

 

威廉见他靠近,也就象征性地活动了一下手臂。“动作倒是没什么大碍……对了,看你刚刚的移动速度,你的DEX(敏捷度)应该不会很低?明明是个炼金术士却点上了DEX(敏捷度)点……话说那你有被他手上的刀刃打出伤口吗?”

 

奈布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好了,威廉,闭嘴别乱动。”他说着,强硬地按下对方不停挥动的手臂,果决地扯碎了被‘杰克’抓破的衣角布条给他包扎伤口。

 

“除非你还想再让伤口飙会儿血,以带着持续掉血的DEBUFF这个蠢理由而死的话,现在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待着。”

 

 

 

 

 

“在脱离了战斗后,游戏中的痛觉感管便被BM自动调节限制在可接受范围。”在这项“贴心”的系统设置运转下,威廉难得以喘口气,打量起这个为自己处理伤口的小个子亚洲人,并沉默着配合对方的行为。

 

昏暗的街灯光就像夕阳下被染红的泰晤士河一般顺着斑驳的石墙倾泻流下。奈布乖顺地低垂着头,他微微蹙着眉,处于背光处的阴影却攀爬上他的脸,晦暗地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照理来讲,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只要是看到这种血腥的景象应该都足以被吓到手指发颤。威廉不应时地想着。而眼前这人明显是表现地冷静过了头——他看待那团染满血污的伤口就像是英国人看待每天中午的炸鱼薯条午餐一般。他们总是会习惯性地皱眉……却又像是习以为常。

 

奈布包扎的手法可谓是十分娴熟,他一言不发地处理着那不断出血,血肉模糊的伤口,冷静果决的态度让威廉一度误将他和艾米丽的身影混合起来。

 

……除了一点两者间有着明显不同,那就是艾米丽绝对不会用这种以暴制暴一般的凶残手法处理伤口。

 

“看下你的HP还有下跌吗?”奈布突然间停止了手上的活,抬起头问向威廉,而对方也很快调出了数值,冲他摇摇头作为回应。“看起来我的运气还算不错?遇到了DM的暗骰也得以幸存保命?”威廉开玩笑似的说着,然后看见面前的人像是松了口气一般,甚至是难得地勾了勾嘴角。

 

“不,不会是暗骰。这种伤口是否持续性流血的判定应该会将主导权给你,而且你的体力值并不低,所以暗骰判定的可能性不可能存在,那么这个掉血的debuff只存在从‘杰克’身上来的这一种路径。我怀疑是‘杰克’击伤你时的刀刃金属中混进了砷……要知道,如果被带砷的刀具刮到,即使是擦伤都很难愈合。这种武器在当时不加限制的战争中可是让国家眼红的武器……”奈布突然怔了一下,他咬了咬下唇,像是回忆起什么一般瞬间噤了声。

 

 

“奈布……萨贝达。

 

你一定……请一定不要,继续,再待在这里……了。”

 

他看见那被暗色血液润湿的发丝失去了钢盔的保护,尽情披散在战争的泥土上。

 

他听见自己沉重的呼吸声,在落下的银光和那瞬间绽放,溅上自己脸颊的血花中,带上了垂死般的呻吟;却在自己的双手沾染上鲜红的血液后戛然而止,再也不急促了。

 

奈布的眼前仿佛再一次浮现了那张脸,以及在那时眼里所反映出的,是在无数带着奢望和期盼后的梦。

 

它支离破碎,并尽数淹没在那彻底崩坏掉的战争之中。

 

 

“奈布……奈布萨贝达?”威廉听见奈布突然噤声,疑惑地抬起头,却正好对上对方那双晦暗,透不进光的眸子。“奈布。”他又试着叫了一声,这才听见对方略带沉闷的回应。

 

“好了,别沉思了,兄弟。”他挥了挥手臂,在确认对方的包扎并不会影响到自己的行动后,他一手搂过对方的肩膀。“不如考虑考虑眼下?”威廉说着,挑了挑眉,拿下巴点点街角的拐弯处——悬挂在石墙上的,是一处破败脏污的招牌。

 

“J…E…U?”奈布眯着眼,试图去辨认那团模糊不清的字迹。“赌徒……吗?”他皱了皱眉,转过头不解地望向身边的人。

 

“咳,我的意思是……你看,反正现在我们与艾米丽还有玛尔塔他们走散了,现在传送到的这条街又恰好是监管者出现的地方,而且还好巧不巧地遇到了这么一个很显然是通往地下赌场的小黑巷告示牌……你不觉得这是已经被设置好在这次游戏里了的天赐馅饼?”威廉说着,尝试着冲他挑眉示意,并隐约有卷人跑路的架势。

 

“天降的馅饼?”奈布嗤之以鼻。“对上我们上头这位混蛋的DM,你倒不如说它是完美的陷阱。”

 

 

 

 

“晚上好,女士,这还真是个漫漫长夜不是吗?”奈布微微弯腰凑近了女人的迅速涨红的脸,“虽然无法陪伴您这样的迷人女性度过这个夜晚算得上是件很不绅士的行为……但是情况紧急,我能找您谈谈吗?”他说着,勾起一个自认为还算迷人的微笑,将手上裹着丝布的金币塞进对方胸口坦露的沟壑之中。

 

在和威廉用眼神交流完毕后的五分钟,奈布拦下了从这个名叫“JUE”的黑店内走出的醉醺醺的女人,微笑着开口。

 

“您的微笑可真迷人,只可惜我们看起来是有缘无分。”女人说着,略带遗憾地伸手搂住了奈布的腰肢,另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脸细细摩挲,好像希望他能有所转念……“好吧,您看起来没有那个念头,是我多手了。”女人感受到奈布的膈应,不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嘴角吐露出了诡异的笑声。

 

“‘JUE’可是赌徒们的天堂,那是个连天使都会迷失的好地方,却又有着像沙漠一样严酷且难以生存的规则……”

 

“什么规则?”奈布追问道,却看到那个女人的关节渐渐迸发出聩耳的脆声,搭配着她那诡异的咯咯笑声。她的声音和骨架渐渐扭曲旋转,身体就像牵着线的傀儡一般,被人折出令人匪夷所思的弧度。

 

她像疯子一般高声尖叫着,期间还夹杂着令人丧心病狂的笑声。奈布后退了几步,身体微微前倾戒备地望着眼前的女人,掩藏在斗篷下的手却已经附上了短刀的刀柄。

 

然后一切都像被静止了一般,女人的身体已经彻底被压缩成了一个螺旋的柱体,她还保持着方才大笑张开嘴的姿势。她一改方才令人作呕的诡谲行为,扭曲头颅上的那张漂亮脸蛋对着奈布露出了一个迷人无比的微笑。

 

“‘出其不意’就是它的规则。它随时会吞噬你,在你不知道的时候,这很可怕。”她的话音刚落,被压缩的身体像是终于承受不住这种无形的力量,她整个人突然炸裂开来,两张暗金色的卡片便掉落在了坑洼的地板上。

 

[恭喜获得‘JUE’的特权卡,合理使用此道具可进入‘JUE’黑巷

特别提醒:特权卡只准许第一触碰者使用,在本局游戏内使用次数不限。]

 

在奈布碰到卡片的同时,消息的提示音突然传入他的耳中。他的指尖顿了一下,然后转身拾起了另一张卡片。

 

站在不远处目睹一切的威廉在看见奈布OK的手势后赶紧小跑上前来,用力地拍了拍奈布的肩膀。“不错啊兄弟,要不是因为你DEX(敏捷度)过高,我甚至会以为你把CHA(魅力值)值也顺带点满了。刚刚那算什么?用魅力值和金钱征服NPC?或者是你投骰子的手气高到让人望尘莫及?”

 

奈布对他翻了个白眼,然后将手中的卡片塞进威廉手中,而身边的人取过卡片后只是端详了一小会儿,就将其随手塞进了盔甲中,又将话锋指向了奈布。“说真的,我从你眼神里就可以读出来。你不想拒绝那位NPC的邀请,对吗?可不这样的话就拿不到通行证了。”

 

“如果你能从我眼神中读出我内心所想的话。”奈布顿了顿,对这位大个子的欧洲人露出了一个东方人特有的,含蓄又不失礼的迷人微笑:“你早该在五分钟前就知道,我挤了三次眉的意思是让你自己的锅自己背,而不是把我推上去开刷。”


tbc.

下一棒  @Satanick 

评论(4)

热度(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