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良

食all佣,只产杰佣
天雷:拒绝除BG外一切佣左cp
不吃all社
不吃all冒
最后一点:不允许转载我的文

【杰佣】JEU⑲

我感觉我写的杰克在疯狂作死,但我写得很开心【你滚】

联文小分队:

*联文,杰佣。

作者   @什良 

“JEU”意为“赌徒”,DND游戏模式paro,西幻。

强强,有私设。

“所以说,你之所以在熄灯前闯进我的房间,只是为了套出我所拥有的情报?你可真是没有情趣,萨贝达先生。”

 

黑发的男子懒散地倚靠回沙发,开口道。而就在这句话被说出来的下一秒,坐在他面前的人便陷入了一片死寂。杰克不以为然地挥挥手,不动声色地将茶几上的温牛奶推了出去,转手端起一旁的红茶,抿了一口。

 

“看你这幅模样,我是不是该说在私下主动来找我这件事还真是让你屈尊了?我尊敬的前雇佣兵?”他挑挑眉。“好吧,说实话,我确实没有想到我们会这么快再次见面,更不用说是在一场游戏中以同以求生者的身份。”

 

“我也没想到,下一局我的队友居然会是一个疯狂、执拗、自大、变态的神经病前屠夫。”奈布诚恳地说着,然后他顿了顿,又接上了一句:“哦,还是个强奸犯。”

 

“原来你还对那件事耿耿于怀。”杰克说着,点点头,脸上却是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奈布没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的苦闷和愤恨仅仅是在对方的三言两语之间依旧是几乎要溢出胸口。但是他依旧小心地克制住自己往对方精致挺拔的鼻尖来上一拳的冲动。

 

“那我就直说了。萨贝达先生,请问您认为您是有什么资本,才能让你两手空空地坐在我的面前,想象着我会把我手上所有的情报乖乖地拱手相让?仅仅就是因为我们是下一局的队友?”杰克平淡地将这些话语吐出,对方稳重的语调加上并不刻意的伦敦腔让奈布产生一种对方应该站在教堂穹顶之下对神颂读那些赞美诗,而他的话语却像是利刃一般,一针见血。

 

奈布就这样盯着杰克看了很久,最后在心底强压下那一点偏见和不满。“杰克,语言方面的精神暗示对我是没有用的,真诚地劝你死了这条心。”

 

“嗯,我知道。”杰克说着,勾了勾嘴角,看起来没有丝毫意外的神情。“如果你会被这种低级的精神暗示干扰到,我才会感到遗憾呢。”

 

换做是任何一个普通人,杰克都有把握可以在对话的过程中用自己对语音语调的细微调控来向对方施加无形的压力,而面对奈布萨贝达,杰克却从一开始就并不指望自己这方面的长处可以发挥什么作用。

 

“杰克,你是感觉戏耍我很好玩吗?”奈布皱着眉,隔着茶几看着他,神情复杂至极。而当他看到对方满是洋溢调侃的眉眼,在双方都陷入沉默的半晌后,他腾地从椅子上弹起,顺势就要拉开一边的门。

 

“奈布·萨贝达。”杰克就在奈布握上门把手时突然一声威严而不可抗力的低喝,然后如愿地看见对方的肢体仿佛短暂地僵硬失魂,与对方方才还杀气腾腾的气场诡异地搭配着,令杰克无法自制地就嗤笑出了声。

 

 奈布如梦初醒般一震。

 

他用力地眨了几下眼,随后僵直的身体猛地转过身来,带着一股几乎要实体化的愤怒,迅雷一般地跨过茶几,将眼前还在发笑的男人狠狠地扼住咽喉,按进沙发之中。

 

“咳咳…………我感觉,如果我在这个时候来上一句:‘我深表遗憾’的话,你会直接把我掐死在这里,不是吗?”杰克望着近在咫尺的人,看着那张脸染上羞愤的色彩,居然还心情颇好地吹了声口哨。

 

“你知道吗,奈布·萨贝达?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人,相互间的关系纠缠不清,而在我看来你我就是其中一员,所以明明无需反抗,那为何不与我一起接受现实?”

 

“谁他妈要和你纠缠不清,你的自我感觉还真是过于良好了,变态。”奈布眯着眼睛,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看着对方那张因呼吸不畅而缺氧泛红的脸。

 

“更正一点,是长得极其帅,而且可以读懂你,为你无聊的退役生活增添趣味的变态。”

 

 “哦,那你他妈的可真有自信,帅哥。”奈布回答,一把把他从沙发上捞起,抬起右手紧紧握拳。“实际上,我完全可以在这里就把你弄得身败名裂。你现在就可以考虑一下你希望的,明天上工时脸上想要裹的围巾颜色了,因为恐怕等你再次出现在大众面前的时候,你的帅脸还是不会消肿……”

 

奈布的话还没说完,杰克却顺势拉住了他的衣领,将他的左手牢牢地禁锢在自己的身前,同时在他还微微张开的嘴唇上轻轻啄了一口,然后硬生生挨下了对方往自己左肋骨下腹腔砸去的一拳。

 

“杰克!!”

 

“嘶……我是故意的,你很清楚,否则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气得发疯。”杰克几乎疼地要晕过去,但是他的语气依旧嘲弄,夹枪带棒。

 

他发现自己还是太低估了一个退役雇佣兵的可怕程度,刚刚那一拳几乎疼得像要将自己的五脏六肺全部移位……之前那次的语言暗示也只是凑巧,他完全没有想到,作为一个前雇佣兵,对方居然会对强制命令式的语气这么敏感,这种情况往往只会出现在久经沙场的战士身上。

 

而且就在对方愣神的那一瞬间,他分明地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没顶般的窒息感。那一刻,对方的背影看上去是那么坚毅却沧桑,就宛如身至于任何光线都无法照亮的海底,在那颗心底却埋葬着太多隐秘的死亡的残骸。

 

“都他妈什么时候了你还要再嘲讽几句?逞口舌之快就这么让你开心?”奈布抓起他的衣领冲他大吼,举起的拳头最终在看到对方紧缩的眉眼,几乎要搅在一起的痛苦神情后却最终没有办法落下。

 

“……好吧,我知道我刚才的行为是个错误,但我不想为此道歉。”奈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说着,抿紧嘴唇,慢慢地松开手。“……既然没有交易可言,那我就回去了。”

 

 “我可没有说过这里没有交易可言。”奈布前脚刚刚走到门口,杰克的话却忽然传来,硬是让他停下了脚步。

 

他回头望向杰克,而对方则是冲他撇撇嘴。“我已经收到你的报酬了,就在刚刚。”他说着,顽劣地笑了笑,还似乎是怕对方不明白一般,指了指自己被咬破出血的嘴唇。

 

“顺便更正你一点,逞口舌之快并不会让我开心,但是如果是逞你的口舌之快,我倒是很乐意。”

TBC

下一棒 @Satanick 

评论(3)

热度(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