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良

食all佣,只产杰佣
天雷:拒绝除BG外一切佣左cp
不吃all社
不吃all冒
最后一点:不允许转载我的文

【杰佣】JEU(26)

快乐拖后腿

联文小分队:

*联文,杰佣。


作者: @什良


“JEU”意为“赌徒”,DND游戏模式paro,西幻。


强强,有私设。


走过了彩虹桥,杰克他们很快就看见了面前那把放在石台上的钥匙。他和奈布交换了一下眼神,不着痕迹地快走了几步,抢先抓起了钥匙。


【恭喜玩家获得棕色的钥匙】


杰克只是稍微把玩了一会儿手中的钥匙,便微微弯腰将其递给了奈布,露出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钥匙也有了,那接下来应该就是看它到底是开哪扇门用了吧。”


而回应他热情的则是奈布短暂且显得略微冷淡的一声“嗯”。


面对眼前莫名没眼看的景象,薇拉·奈尔瞥了眼身边的裘克,却发现对方貌似是对桌子背后的那幅画更加感兴趣。她略感无趣地挽了挽头发,却无意间瞥到了杰克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话说……我刚刚就很好奇了。为什么你的手指上会有戒指这种东西。”薇拉有些戒备地朝着杰克的方向远离了几步,目光却一直没有从他的身上移开。“要知道,作为一场被DM掌控着的游戏,我们在这个世界里所有的初始设定都是有道理的……”


“哦?你是说这个戒指?”杰克朝着这位女士的方向眯了眯眼睛,脸上的微笑虽然一丝未减,却莫名让她感受到一股攀上脖颈的冷意。


但仿佛是她的错觉一般,那种猎物被猎手盯上了的感觉紧紧存在了一刹那,对方就用一种欠揍的快活语气说道:“都已经是左手无名指的戒指了,是什么意思您也不会不知道吧。”


杰克说着,就像是注意到了薇拉脸上呆愣的表情,于是微微一笑,做出了一个更加惊人的举动……他抓起了奈布的左手,向她展示出了……戴在奈布左手无名指上的那一个戒指……


“……杰克!”奈布用力地抽回手,同时羞愤夹杂着怒意让他下意识地回报给眼前这个混蛋一个肘击,却被杰克轻描淡写地挡了下来,甚至还被对方顺势往上捏住了自己的手掌,在其他人看不见的暗处,对方纤细修长的指尖细细摩挲着自己手上的戒指。


就在自己差点被气到要手脚并用地上去揍他时,杰克却率先松开了手退后几步,做出了一个投降的姿势:“好吧,好吧。请不要生气,我的小先生。”然后他抬起头对一脸不可思议的女士绅士地点了点头解释道:“其实,您可以理解这为DM的恶趣味……”


然后他轻笑了一声,突然将话锋一转:“顺便,我还以为每位求生者都会被两两分组作为一队,手上就和我和他一样,戴着一对戒指,现在看来是我多心了呢。”


奈布一怔,突然意识到杰克的话中的意思了:到现在为止,出现在他们身边的两个人,一个是裘克,另一个就是出现在眼前的这位女士,而除了玫瑰以外,他们都没有可以用于证明双方身份的物品。另外,他们还剩下一名不知身份人员的消息,这就意味着再与最后一人碰面之前,眼前这两位都暂时会想尽一切办法来互相证明自己是“求生者”的这件事……


而他们的讨好对象,无论其中到底会带上多少的猜忌和排斥,都暂时会是自己和杰克。


真狠……奈布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手臂,阴恻恻地盯着眼前这个谈笑风生的人,恍惚间又回想起之前那天晚上,当自己找上对方门去时,杰克所说的结束语。


“为了让自己随时处于有利的地位,人需要不择手段:哪怕是挑拨队友之间的离间,或是让信任之人互相猜忌……”


奈布小心地瞥了一眼身边在杰克一番话后显得若有所思的女士和陷入沉默的裘克,也不顾得渐冷的氛围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刚刚打算说些什么来拯救快被杰克破坏的关系,却先被地板猛烈的晃动震地站不住脚,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他下意识地向身边的杰克伸出手去,却突然听到了耳边传来熟悉的金属碰撞声——那是二十面骰在进行判定时才会发出的声音!


奈布抬起头来,随着不断摇晃的视角,和忽明忽暗的灯光,他看见裘克那步伐不稳的身影努力地依靠在身后的画像上以稳固步伐,而被他双手所碰触到的地方,浑浊不清的颜料正在不断地从画框边缘往下流淌着,渐渐覆盖掉了那幅画原有的名字,然后汇聚成了一个疯狂转动的二十面骰。


他眯着眼睛努力地辨认着画上的文字—— X比乌……该死的失读症!


奈布感受到越来越强烈的震动,地面甚至因此而倾斜扭曲,面对未知的恐惧感让他莫名心慌,他跪倒在地面上紧紧阖上了眼睛,脑海间闪过那些零碎的记忆片段——炸裂在离自己只有咫尺之间的炮火,猛烈震动的大地,扬起的尘土甚至埋没了太阳的光芒……


他自暴自弃地将自己缩成一团,放任自己沉入于更加不堪的记忆之中。


而就在他几乎要被那沉重的记忆之潮淹没吞噬之时,突然有谁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将他硬生生地从那种溺水的窒息感中拽出,他睁开眼来,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杰克拉到了身边,而对方的另一只手紧紧拉住固定在地板上的石台,见他清醒过来后,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奈布几乎看呆了,这是和眼前的人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第一次从对方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紧皱的眉眼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舒展开来,嘴角的笑意也像是东平西凑,明明是看起来有些滑稽的弧度,却带着惊喜和释然……


慌乱,却又如此真实。


“你…没…事…………”奈布听见杰克的嘴唇一张一合,对他说着些什么。然而还没等他能够听清对方接下来的话语,自己的身体突然一轻,身边所有的震动和偏移就像是在一瞬间平息了一般,就像刚刚所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一场梦。


金色的二十面骰在判定结束后瞬间破碎,骰面上象征着厄运的“13”就像对他赤裸裸的嘲笑。


而他跪倒在地上,呆愣地看着眼前已经消失不见的人影,错愕于被一起剥夺走的,那些残留在自己身体上的感官和温度。


“杰……克?”


下一棒 @Satanick

评论

热度(519)